您的位置: 龙岩信息港 > 故事

异域神州道 百三十四章 亡灵

发布时间:2019-10-13 06:08:47

异域神州道 百三十四章 亡灵

“和西海岸那边不一样。西海岸行省其实是由托蒂亚王国归附到帝国后再划分的,所以在居住环境上基本上都保留了托蒂亚王国那种以一个个城邦为中心的模式。而在大平原上,奥术帝国的数百年间形成的居住模式则是以法师贵族们的府邸为中心,再慢慢朝外辐射。周边的就算是大一点的聚居点其实都或者是以矿业为主,或者是物流运转商业为主等等的功能性比较单一的乡镇,并不存在西海岸那种动辄有数万人数十万常驻居民的大型城市。当然,帝都例外。”

“在帝国时代,像黑堡镇这种地方是不可能会有贵族常驻的,多只是家族旁系的私生子那样只能沾着一点血脉边缘的家伙,才会被发配来这些地方当个税务官治安官什么的,那也和高级点的仆役差不多了。总之这种地方其实只是周边乡村的一个集市和行政管理处,只是到了战争过后,野外的魔兽剧增,平民开始自发聚居到相对安全的地方,神殿教会也加强了这里的凝聚力,这种镇子的规模才飞速地扩大起来。相应的法师贵族们的影响力不断削弱,也不得不依仗这些他们以前看不起的平民城镇了。这里的镇长应该是罗德里格斯家族的成员吧......如果是年轻一些的还好,如果是那种曾经经历过帝国时代的老家伙,对神殿教会的态度向来恶劣,发生冲突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一路上听着莫特里女法师的介绍,风吟秋和她也来到了黑堡镇外。果然如同女法师所说的,这个镇子看起来规模不小,方圆也有两三里的样子,但是却远没有西海岸城镇那样的井然有序,不用说高大精美的石质高楼大厦,就是像样些的建筑都没几座,除了中央的那几栋可能是帝国时代遗留的之外,就只有几座神殿还颇有规模,其他的不是木板屋就是茅草房,搭建得也是杂乱无章,像是一堆堆小孩玩腻了后随手摆放的积木一样。

守护之手的人就等在小镇外,看见风吟秋和女法师两人来了就带着他们走了进去。这些守护之手的武士是由西海岸法师议会出钱聘请来护送他们前去奥罗由斯塔的,真正的护卫作用能起到多少还不好说,但熟悉各地情势,行走江湖经验异常丰富的他们对于解决各种问题确实帮助极大。

“到底是怎么回事?回来报信的信使也没具体说明情况。难道就不能沟通一下,有什么矛盾让他们缓上一缓再说吗?反正我们只需要短暂的一个代表罗德里格斯家族的欢迎仪式而已,我们经过之后随便他们怎么闹。”女法师有些焦躁。她被风吟秋抓来说是请她一起解决这边的事情,却又对具体情况是一头雾水。不过这其实并不是报信的信使的问题,而是风吟秋只是从李文敏大人那里听到了大概情况,李大人显然没有兴趣去多了解这些欧罗夷教的兴趣。

“没办法。虽然我们没去商议,但按照他们的习惯来说,在他们要求的疑问没得到解决之前应该是不会罢休的。”守护之手的武士耸耸肩,这是个头发花白四十多岁的老武士,无疑对这种情况了然于胸。“是归亡者教会的事。”

“啊?”女法师也是一惊,然后转过来看着风吟秋有些沮丧地摇摇头。“那看来还真是有些头痛了。”

“归亡者?”风吟秋也是知晓这个教会的。虽然不清楚其中具体的细节,只是偶尔在高文等人的言谈中听说过,但就算是在奥斯星城中,他也是不少次亲眼目睹过这个教会的成员行事。从日常行为来看这是个颇为奇怪的教派,专门负责收敛,埋葬,好像还有些仵作类似的工作,但和神州从事这类事宜受人白眼不同,寻常人包括高文他们这些武力不凡的高阶神职者,对这个教派中人都是颇为尊敬,至少也是绝不敢轻视。

“啊啊,对,就是那些整天和尸体打交道的家伙。他们不是又发现了不死生物吧?”女法师摇摇头,神态轻视中带着些不以为然,奥术师的看法显然又和寻常人不大一样。

所幸那些杂乱的民居还没有把道路给完全遮住,在那个年老武士的带领下,风吟秋和莫特里女法师七拐八弯地来到了镇中心。这里是帝国时代修建的一所执政大厅,虽然不是非常高大,相比外围的杂乱民居却也是非常雄伟,前方还有一个不小的广场,此刻正被一群人占据着。这群人有老有少,有些坐着有些站着,有些不时朝着紧闭的执政大厅大门砸去几块石头,有些相互闲聊有些朝着大厅怒吼,从衣着来看应该就是这镇中的居民,毫无组织的模样似乎只是自发地聚集起来一样。

“看,那边那几个穿黑衣服的就是归亡者教会的家伙。好像还有一个祭司,这倒是比较少见。”女法师对着执政大厅紧闭的大门一指。其实不用她提醒,风吟秋也是早就看到了,那几个人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不动,既不叫骂也不理会那些聚集的民众,倒像是替大厅守门的守卫。

“愿亡者永宁,逝者安息。”守护之手的老武士上前行了一个特殊的礼节,这几个黑袍人才动了动,为首的一个老者显然是看到了他身上的守护之手的徽记,对他点头示意:“守护之手的武士,请问有何贵干?”

“是这样,这位风先生代表着一个外地而来的异国使团,原本已经和镇长商议好了在这里举行一个欢迎仪式,但是现在......”老武士伸手指了指广场上的人群。想了想,还是又指着风吟秋补充了一句。“顺带一说,这位风先生代表的使节团在西海岸做出了很多值得尊敬的事迹,剿灭了复兴会的阴谋和一个邪教徒团体,平定了矮人的侵扰,是西海岸守护之手和太阳神殿尊敬的客人。”

“原来是这样。守护之手和日光神殿是我们归亡者的朋友,他们的客人当然也是我们的客人。”黑袍老人点了点头,但神情还是一片平淡。“只是对我们来说,亡者的宁静和死亡的尊严永远是位的。在死亡的面前,任何政治上的需求和礼仪都是苍白无力的。朋友的需求当然可以考虑,但原则性的东西我们绝不会退让。现在我们怀疑这里的镇长贾马尔·罗德里格斯先生运用肮脏的亡灵奥术亵渎死者。在没有彻底查清之前,我们都会在这里等着他。”

“对!叫镇长出来交代清楚!我们家人的遗骸呢?”

“如果他不能说清楚,我们就迁徙去其他地方了!谁也不愿意在这样危险的贵族治下生活吧?谁知道有一天会不会被悄悄地变成那些恶心的亡灵?”

“对!反正到哪里都是一样的交税。听说西边沼泽地刚刚开通了一条往西海岸的通路,大不了我们可以过那边去!”

随着黑袍老者的话,附近聚集的民众先闹腾了起来,看得出来确实不是这些身着黑袍的归亡者在鼓动他们。对此风吟秋也很理解,不论东西方神州还是欧罗,怕鬼的人远比怕死的更多。

至于面前这几位归亡者,风吟秋一时间只能看出大概是神职者。他对这归亡者的教义和信奉的神灵都不大熟悉,那几个黑袍归亡者身上确实都沾染上了长期和死尸接触后的隐隐尸臭,只是并不含怨气之类的阴冷煞气,反而给人一种沉静安详的感觉,至于那为首的老者祭司,则是连尸臭都完全没有了,整个人的气息也是若有若无,似生非生似死非死,若以神州江湖的标准来说,这是真正的返璞归真,心性与自身信奉的神道完全相融的甚高境界。

“风先生,您看到了。”守护之手的老武士对着风吟秋摊摊手。“从立场上来看,我是要站在他们那边的。研究亡灵奥术可是比发掘奥术遗迹还危险的行为,那些沦为试验品的人有多悲惨,没看过的人是想象不到的。”

“亡灵奥术亡灵奥术.

.....那是你们根本不了解什么叫亡灵奥术...”一旁的女法师嘴里小声地嘟嘟囔囔着,在周围的嘈杂中没人注意,却没瞒过风吟秋的耳朵。

“我明白了。”风吟秋叹了一口气。刚才这位老武士的问话其实是说给他听的,表露出了所有条件之后,对面这个归亡者祭司还是不为所动,周围的百姓也是纯属自发地集结闹事,看起来还真是没有办法。“那我们怎么样才能见到这里的镇长?”

“镇长罗德里格斯先生就在里面,你们进去就可以了。”老者伸手示意,旁边一个黑衣人替他们推了推,那紧闭的大门居然就打开了。这情形倒是看得风吟秋一楞,他还以为两边是剑拔弩张,一边正在严防死守一边正准备强行闯进去动手呢。

一旁的女法师好像看出了他的诧异,淡淡解释道:“贵族们是不愿意和神殿直接冲突的,对领民也尽量不以武力镇压,守护之手和相关神殿会出手干涉不说,领民们也会逃窜到另外的领主那里,人口可也是重要的资源啊。当然领民们更不可能有胆量主动去攻击法师,神殿也知道推翻对任何人都没有真正的好处。一般来说这种僵持对峙的局面都会以协商妥协而结束......或者说贵族要么交出他们确实没有从事亡灵奥术的证据要么交出所有亡灵奥术器具,归亡者在这方面绝不会退让,只要有他们作后盾,领民们也不会退让...”

“请向我详细解释一下这个归亡者教会吧......”风吟秋正在向女法师说着,忽然心有所感,猛地扭头朝旁边看去。

“你看什么?”女法师愕然,也扭头过去,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广场上依然是东一群西一群的民众,有的聊天有点还在叫骂,更多的则是好奇地看着她和风吟秋这两个外来者。

“不,没有什么...”风吟秋的视线从每一个人的身上,脸上扫过,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这些欧罗普通百姓都有着普遍的肮脏和破烂衣服,也有各自不同的神态,或是痴傻或是不屑,或是看着漂亮的金发女法师目不转睛直流口水,每一个都是非常的自然。

刚才那种被注视的紧迫感已经完全消逝了,好像就是个错觉一样。不过风吟秋绝不会真的以为那是个错觉,在神州江湖上,忽视这种错觉的人一般来说很难活过四五年,而他已经活了二十多年了。能让他从本能上就生出警惕感和压迫感的视线,来自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然后还能完全隐藏起来,这就不只是非常强大,还是非常危险。

也许这次没让刘玄应一同而来是个失误。这里的这个什么亡灵奥术,也绝不止是引起神殿和民众小小的抗议那么简单。不过到了这一步,风吟秋也没有胆怯退缩的道理,他转头带着女法师朝着执政大厅里面走去:“走吧,让我们去见见那位镇长先生,好好问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长春牛皮癣权威的治疗医院
看女性广州不孕不育要多少钱
济南哪个医院妇科看的好
沈阳有哪些白癜风权威医院
湖北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