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龙岩信息港 > 故事

小日子

发布时间:2019-07-14 06:58:10

2014年8月21日 星期四 东莞 晴

太喜剧了。

昨晚睡觉的时候,明明是我一个人睡一张床的。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5:55,可是刚刚5:30的时候,我忽然右眼一疼,眼冒精星,眼睛胀痛得不行,眼泪不要钱一样的往外冒!

是了,有经历过的人会知道,这是眼部被重击的结果。我在睡梦中忽的背拉回现实,这是有人揍我的节奏啊。是谁?我女儿。我好像说她两句,可是我发现她依然呼呼大睡,就像没有揍过我一般。我不忍心把她喊醒。

好吧,挨揍就挨揍吧,就当做是被闹钟叫醒的好了,眼睛嘛,尽管有一点点痛,也不碍事的。养养就好了!

有人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我不知道这中说法是从哪儿开始的。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孩子是父母这辈子常常挂念和寄托想法的对象,这是真的。

其实,在很早以前,确切的说是在我离开大学校园之后,有孩子之前,我是很放浪自己了一段时间的。会怎么放浪自己呢?

无度的时间安排。

我深刻的印象是我和我表弟,在一次发工资之后,俩人各自租了一套小说,买了面包、泡面还有水和饮料,在出租屋内从一日下午开始看,看到次日傍晚。忽闻楼下有人炒菜散逸来的香味,我冒了一句:“哇靠,谁家这么早做早餐啊,好香。”

表弟也反应过来,说:“嗯,是好香!”

我说:“走,先去吃早餐。”

然后,我们去早餐店,发现不是早餐的食物,而是宵夜。就问老板:“怎么今天早餐卖这些东西啊?”

他说:“这是宵夜啊。”

我说:“大清早的就准备宵夜了?”

他说:“什么大清早啊,明明就快天黑了呀。”

我:“……”

表弟听到我们的对话,瞬间反应过来,抱着肚子,都快笑尿了。错得离谱了,傍晚当作快天亮。

那时候,在工厂做员工。常常遇到发工资就会请假那么两三天(此刻想想,现在的好大一部分90后的小兄弟,小姐妹们也是一发工资就会请假;估计也和我那时候差不多吧),常常是在网吧通宵打游戏,窝在屋内看小说。总之,娱乐,不计代价的玩,那时候是我所认为理所应当的。

试想,晚上加班到23:00,还会跑到网吧去上2小时的网,入睡的时候凌晨2:00多。早上不想起床,睡眼朦胧;这是那时候家常便饭。恐怖,现在想起来才真的体会到确实是无度的放纵自己。

直到,后来。有了女儿,女儿嗷嗷待乳!需要自己挣钱买奶粉,我慢慢的开始转变,好似那一年起,人就变得成熟了一些。

国人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常常讨论,先立业再成家,还是先成家再立业的话题。我有发现绝大部分讨论这些话题的人,要么是立业,要么是未成家。所谓没有研究就没有发言权,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所以这些人发表的言论在我们看来是不足道的。关于立业成家的先后问题,我个人看来因人而不同。每个人所处的环境,具备的资源配置不太一样,就可以选择不用的顺序。当然,如果一定要我说个先后顺序的话,我认为是先成家再立业;别人是不是我不知道,反正我是这样的。

尽管今早如此喜感的醒来,但是我一点也不觉得瞌睡。是睡意背吓走了,另外是昨晚入睡也还是比较早的。

昨晚睡觉之前和莹姑娘聊了39分钟的电话。大部分是他说,我听。当然关于我所专业的东西是我说她听。

她和我是2011年结识的,我记得我还向她借过钱呢。有一年在老家的时候,向她借过5000元,回东莞的时候就把钱还了;借了20多天。我当时还在想,这傻妞,还真不怕不哥们不还钱给她。明知道我在老家还借钱给我,就不怕我不回来广东,然后不还钱给她了吗?事实上,人家也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我打电话说,需要支援,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借给我了。

今年是2014年了,认识足三年了。好久没有谋面,尽管她就在隔壁城市。所以昨晚电话就两个人都罗里吧嗦。

我问她是准备在内底发展还是出国。她说:“更倾向内地。”

我问:“为什么?”

她说:“内地会更有爱,走到哪里都能有朋友,顺便call一下就能有人陪你坐坐、聊聊、喝喝茶;去过之后才知道,嗯,美国是好山好水好寂寞。”

我说:“具体点。”

她说:“你有事了,找不到朋友帮忙,你有什么困难,一般会鬼都见不着一个。”

我笑了:“满街的西洋鬼呀!”

她说:“即使是亲兄妹也会条条框框,你做你的事情,他做他的事情。”

恩嗯。我反正没有想过要移民的,出去玩几圈还是可以有的。

两个人一直聊着各种话题,关于创业、关于国内国外、关于个人计划与执行、关于成长和思想语言等等。说道兴奋处,她说今天来东莞看看我。我说还是改天我去深圳吧。

因为一会儿写完东西我也要去虎门,昨天就和客户约好了的。有的时候,真挚的情谊不一定甘若醴,就是淡淡的,就是一些直白而贫乏的交流,甚至有可能是会是白水话一堆,也让我们收获满满的快乐。

读者QQ群:307671902 ,读完点赞,举手之劳;稍加评论,是种美德 。

男性患了前列腺结石该怎么治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昆明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