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龙岩信息港 > 美食

暗杀桃花源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14:33

花开了吗?  开了。  为什么你说花开了?  因为我看到了。  你看到了?那是因为花在叶上,如果花开在叶下,你还会说花开了吗?  叶底开花人不见,我怎么会说花开了呢?  那就是了,现在你安全吗?  安全,因为没有人要来杀我。  错了,只是杀你的人你看不见,就像是叶底的花,它一直在,只不过在暗中,让人看不到。  你的意思是,暗中有人等着杀我?  你又错了,倒不如直接说有人在等着暗杀你。  他们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你是陶渊明的后人。  就因为我是陶渊明的后人,所以他们才要暗杀我?  错了,我应该说你拥有去桃花源的秘图,所以他们才杀你。  难道他们想抢秘图?  对,他们想进桃花源。  桃花源不过是一个村子,他们为什么想进去?  因为江湖传说,桃花源里的人们都青春永驻,快乐无忧,那是因为里面有一眼青春不老泉。  我明白了,他们想进去喝不老泉的泉水,却不知道路径,而我恰好是陶渊明的后人,所以他们就来暗杀我,抢夺秘图。  你终于变聪明了。  那你为什么要保护我?  因为我不想让里面的人受害。  你不想喝不老泉里的水,长生不老?  不是不想,是因为我知道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狗屁的不老泉。  你怎么知道里面没有?  因为我知道,所以我知道。  好吧,这算什么狗屁的回答,  呵呵。  好吧,呵呵。  古道上,两个人走了一路,说了一路。一个是活泼开朗的少女,一双眼睛动来动去,似乎对什么东西都很好奇。看她灵动的双眼,便知道虽然没有江湖阅历,可那股聪明劲,足够让她很快学到很多东西。一个是剑眉星目的中年人,腰间一把宝剑,剑鞘古拙,剑穗上缀着一颗明珠,迎着阳光闪耀异常,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少女紧跟着中年人,嘴里还是不停“如果不是家里的牲畜都死了,我根本不会信有人要暗杀我。”  中年人轻笑道“如果我在家正喝茶赏花,有个人突然跑到我家,说有人要来杀我,我也不信。”  少女道“你怎么知道有人要暗杀我?”  中年人道“因为有人去找我,说了不老泉的事,还要我加入暗杀你的队伍。”  少女道“你是谁?为什么别人邀你加入?”  中年人停下脚步,看了看辽阔无垠的天空,道“我叫萧英,在江湖中人们都叫我无影剑。”  少女看了看他腰间的剑,羡慕道“你肯定剑法很高,所以他们才邀你。”  萧英笑了笑,道“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道“我叫陶小明。”  萧英失声笑道“什么?你叫陶小明?你祖上不是叫陶渊明吗?”  陶小明道“对呀,我祖上叫陶渊明,我不叫陶小明该叫什么?”  萧英点了点头,道“不错,你的确该叫陶小明,没有比这更好的名字了。”  陶小明看了看前面的路“现在你是要带我去哪里?”  萧英道“上山。”  陶小明道“什么山?”  萧英道“庐山。”  陶小明疑声道“难道我们要去庐山避难吗?”  萧英呵呵笑了笑“除非你有更好的地方?”  陶小明不说话了,她没有地方,所以紧跟着萧英快步急走。  眼见日头正毒,正是中午时分,萧英看了看陶小明额头的汗,道“前面有个酒肆,我们进去歇息一下。”  陶小明心中一喜,连忙跟上。  古道上的酒肆,只因前后无村落城镇,所以来往的客人也都在此歇脚。  萧英见数张桌子上都坐着人,只有角落里空了一张桌子,便领着陶小明坐了过去。  早有小厮上来问询,萧英要了一坛堆花酒,陶小明要了一碟酥花生,一碗羊碎面。萧英看了看酒肆里的客人,身旁的桌子是一对老夫妻,老头抽着旱烟,吧嗒吧嗒的,时不时也酌一口小酒,萧英不用闻便知道也是堆花酒,只因在江西地界,堆花酒,甚至很多酒肆里只卖堆花酒。老太婆老得已经掉牙了,吃着一碗青菜面,使劲用所剩无几的几颗牙咬,可还是塞牙,便不时地取下头上的发簪剔牙。  陶小明也看到了,似乎是很陶醉这样的场景“真羡慕他们,相濡以沫,白首不离,我若是老了,肯定也要过这样的日子。”  萧英笑了笑“过哪样的日子?这么大年纪不在家里抱孙纳福,还出来奔波,难道也值得羡慕吗?”  陶小明哑然失笑“对呀,这么大年纪还出来奔波,肯定是为了生计。”  萧英心中一动,“生计?”说完,拉着陶小明便走,谁知还是晚了。  两件兵器早已到了面前,萧英此时一手正拉着陶小明,只剩下一只手,可他到底是无影剑,反应也快如闪电。伸手一夹便已夹住一件迎面袭来的兵器,乃是一根乌木钗,动手的正是老掉牙的老太太。另外一件兵器也在同时到了面前,这两件不是兵器的兵器造就了一个毁天灭地的场面,一切配合得都那么默契,那么相得益彰,只有心有灵犀的人,才能造就这样天衣无缝的死局,致死之局。萧英并未直接去应对另一件兵器,而是身形一转,踢出一脚,正踢那老头的肋下,老头哪顾得烟杆前的萧英,只得猛退身形,方才躲过那致命的一脚。这一系列的动作都在电光石火之间,陶小明早已惊呆了。  萧英两指一夹,轻轻一推,老太婆便凌空飞去。  老头望着萧英“你怎么知道我们的意图?竟然先行防备?”  萧英诧然道“你们这么大的年纪不在家纳福,反倒跑出来奔波,这不是的可疑之处吗?”  老头一窒,不再说话了。  萧英接着道“贤伉俪早已年迈古稀,怎么还出来做这刀口上的买卖?”  老太婆冷冷道“你认识我们?”  萧英笑了笑“刚才那一招左抢右攻,比翼双飞,实在是绝,怪不得江湖人称双飞侠侣,想来如今已有三十年未见芳踪了。”  老头苦笑道“是呀,左抢右攻,比翼双飞,若遇对手,不论是谁。独霸江湖了数十年,却不料被你破了。”  萧英尴尬地笑了笑“实不相瞒,若非是我一只手占着,只怕还破不了这江湖神话。谁能想得到要破你们的比翼双飞竟然是单手对敌”  老太婆道“不错,旁人遇到我们只恨不得生出四只手来,又怎会想到单手对敌呢?”  陶小明明白了,偷袭的过程中,在别人来不及拔刀剑的时候,两只手对他们的两件兵器虽然是针锋相对,可那老头的兵器却是一把烟杆,灼热的烟杆。而人的本能反应是伸手对敌,若非是手有不便的时候,不会用脚,换句话说,能用手的绝不用脚。若不是萧英一手拉着自己,才想到用腿,只怕也会跟其他人一样,伸手去接老头的兵刃,岂不是要被灼热的烟杆烫伤?一个失神,便陷进死局,成了死人。  老头扶着老太太,慢慢地离开了酒肆,他们叱咤了半辈子,也的确到了享福的时候。  酒足饭饱之后,萧英随手抛下一锭五两的银子,带着陶小明便离开了。  依旧是古道,只不过比方才更荒凉了,郁郁葱葱的树木从两旁伸出,在头顶不远处结合,乍然看来,竟像是走在一个绿色的隧道里一样。  萧英道“连双飞侠侣都来了,看来我们这一路肯定是丰富多彩了。”  陶小明问道“他们武功很厉害吗?”  萧英想也不想“杀手里面能比得过他们的,还没有。”  陶小明道“既然他们那么厉害,为什么又走了?”  萧英道“因为他们的比翼双飞被我破了。”  陶小明明白了“他们来,只因他们想用比翼双飞打败你,可是一招不奏效之后,他们便知道胜你无望了,就走了,如此说来,你的武功不再他们之下了?”  萧英微微一笑“你问的太多的,也想得太多了。想得多些虽是好的,可是你总该想一些眼前的事吧。”  陶小明诧声道“眼前的事?”  萧英不说话了,双眼直直盯着前方,陶小明连忙望去。一个破衣百结的乞丐远远走来,一手托着一个烂了半边的碗,一手拄着一根泛黄的竹竿,口中不住道“好心的客官,施舍点吧。”  陶小明觉得甚是可怜,正要掏腰包,却被萧英拉着。萧英一脸凝重地看着乞丐,道“前辈随意派一些徒子徒孙出来,乞来的钱只怕都可以买下一座城了,怎么会自己出来乞舍呢?”  乞丐本来在眯着眼睛,弯着腰,此刻突然直起身来,瞪着萧英“想不到无影剑不但剑法卓绝,就连眼光也毒得很。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萧英笑了笑“这荒山古道上,只怕方圆几里只有我们两人,前辈却偏偏在此行乞,不觉得可疑吗?”  乞丐一怔,半晌才悻悻道“我老头失算了,唉。”说着,从萧英身边走了过去,边走边道“怪不得他们让我打头阵呢?原来是个坑,我还道是个大便宜呢。”  萧英问道“他们?他们是谁?”  乞丐头也不回“你莫要问我,我就算知道也不会说,我打又打不过你,便只有耍一点阴谋诡计,可是还没有走到你身边,便被你发现了,合着你不该倒霉,该我没有福气。”  陶小明笑着道“这乞丐也太可爱了,自己说自己耍阴谋诡计。”  萧英失声道“可爱?认识他的人就不觉得他可爱,你可知道他是谁?”看了看陶小明摇头,便接着道“他乃是丐帮的十袋长老,五毒神丐。当年独斗长江鳄鱼帮,单挑青城五鬼,一双毒掌名震寰宇。便是现在的丐帮帮主也低他一辈。”  陶小明咂了咂舌,眨了眨眼“可他还是打不过你。”  萧英直接走了“那是他抬举我。”  陶小明哼了哼,摆明了不相信。  萧英走得很快,口中不住地喃喃道“只怕他们已经结盟。”  陶小明道“他们都想喝不老泉里的水,那不老泉又不是一件不可共享的东西,你又这么厉害,他们只有结盟合力来对付你了。”  萧英回头瞪了一眼“不是对付我,是对付你。”  陶小明一窒,不再说话了。  萧英道“他们诡计多端,可再毒的伎俩也有破绽,只要多看,多想,就能识破。”  陶小明点了点头“多看,多想。”  萧英道“不过,好在距离庐山已不远了。”忽然抬头看了看天,道“变天了。”  陶小明道“是啊,变天了,看来是有暴风雨要来了。”  萧英道“你知不知道我们今晚住哪里?”  陶小明道“难道不是客栈吗?”  萧英笑了笑,道“客栈?呵呵,对呀客栈。”  陶小明呆了,不是突然呆了,而是看着一座墓碑呆了,墓碑上的字她并没有看到,可她还是呆了,因为萧英的一句话“我们今晚就住这里。”  “住在古墓里?”陶小明始终不敢相信。  萧英则干脆不说话了,围着古墓转了一圈,道“这里有个盗洞,我进去了,你呢?”  陶小明惊然看着他的身形一闪而逝,口中不住地嘟囔,可还是移步走向盗洞。  走进去之后,陶小明便不再嘟囔了,因为里面实在太美了。精美的壁画,古拙的桌椅,虽然没有宝珠宝镜悬在头顶,可是鱼脂烧起来的醇香和光芒已经够辉煌的了。  萧英已经在一个石棺盖上躺着了,看到陶小明,故意叹了一口气“这里比客栈的服务还好,客栈里不会有人陪睡,这里却有。”说着,指了指身旁的石棺。  陶小明早已脸色煞白了,哪里还敢看,慢慢走到椅子旁边坐下,显然摆明了即使坐着睡一夜,也不会躺在石棺盖上。  萧英笑了笑“你难道要坐着睡一夜?”  陶小明道“你能躺着睡一夜,我为什么不能坐着睡一夜?”  萧英点了点头,翻了翻身,不再说话了。  一片寂静,静得可怕,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那该多静,整个世界就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是怎样的一种恐怖死寂?  陶小明换了几个坐姿,可就是睡不着。看了看萧英,还是侧躺着,心中被这寂静的夜憋得难受“喂,你睡了没有?”  萧英似乎偷笑了一声,而后叹气道“我就知道你憋不住的。”  陶小明连忙道“我不是害怕,只是有些担心明天,他们的鬼蜮伎俩层出不穷,我又不懂武功。”  萧英道“那你都懂什么?”  陶小明道“姑娘家的当然要学绣花女红了。”  萧英道“除此之外呢?”  陶小明忽然笑了“其实我还看了书。”  萧英道“书?都看了一些什么书?”  陶小明谦虚地说道“不多,只不过是把家里的藏书都看遍了。”  萧英道“你知不知道书是厉害的武器。”  陶小明道“难道我可以用书砸死他们?”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觉得自己这个玩笑开得太好了。  萧英一瞪,道“你知不知道狗?”  陶小明道“狗?知道啊。”  萧英道“若是狗要咬你时,你怎么办?”  陶小明想也不想,道“跑。”  萧英道“错,你越跑它就越追,越咬得厉害。”  陶小明一怔,想了想,似乎是那么个道理。  萧英道“你一跑,它就知道你心里害怕,你越害怕,它越凶。那时候,吃亏的就是你了。”  陶小明好奇地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萧英道“若是狗冲你乱吠,你就不要动,一动不动,把它熬走,若是实在熬不过它,你就弯腰下来,捡一个离你近的东西,就能吓跑它。”  陶小明更好奇了“我捡一个树叶也能把它吓跑?”  萧英道“你就是捡个头发,也能吓跑它。” 共 14545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
癫痫病有哪些饮食注意事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