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龙岩信息港 > 法律

财经时报虚假报道停刊三个月

发布时间:2020-11-20 15:20:29
财经时报虚假报道停刊三个月 《财经时报》因为今年七月刊发的一篇企业报道被控失实,被上级主管机关认定为违反了“不得异地监督”“新闻采访需履行正规采访手续”“重大、新闻刊登前需与被报道方进一步核实、交换意见”等新闻宣传纪律,导致失当。  虽然我们在短期内无法正常地向广大读者提供服务,但我们一定会加倍努力,用更好的工作大家。  这次停刊整顿还对我们的广大的广告客户以及合作伙伴造成不便,我们在此,我们会按照国家法律以及我们之间的合同妥善处理。  我行就《财经时报》制造虚假新闻农行形象、损害农行声誉的恶劣行为发表的有关背景资料  经查实,2003年至2004年,农行从来没有向任何机构剥离过不良资产,当时该报做了所谓独家报道就是行为。  长城资产管理公司长沙办只在2000年接收过剥离的不良贷款,从来没有对价收购行为。  7月10日,《财经时报》记者崔帆采写的《农行常德分行46亿巨额不良资产剥离》长篇报道稿,在网络上刊发后,总行迅速责成湖南分行会同常德分行,组成专门调查工作组,就该文中涉及的事件及问题进行详细调查和核实。7月11日,该报在其B2版,全文刊登了这篇报道稿,并配发了崔帆的评论文章《谁该为农行违规买单》。  一是不良资产剥离事实和数据。该报道称,该报早在2006年底,就对常德分行2003年至2006年期间违规剥离不良资产进行了独家报道,事隔一年多,正值农行股改全面提速之际,《财经时报》再次独家获悉,今年4月底,有知情人士向农总行举报,农行常德分行又一次向长城长沙办违规剥离46.21亿元的不良资产,目前农总行正在对此事件做详细彻查。  经查,自2001年以来,常德农行没有向长城公司长沙办事处及其他任何机构剥离不良资产,更不存在其他地市分行向常德分行划转不良资产的问题。到2008年3月末,常德分行贷款总额只有47.7亿元,显然,报道称农行常德分行向长城长沙办违规剥离46.21亿元不良资产,纯属该记者。  二是采访事实。该报道称,记者致电农行常德分行询问这份巨额不良资产的明细时,该分行的相关负责人以涉及经营机密为由答复,《财经时报》联系到一位因涉嫌违规剥离12亿元不良资产,2007年被农总行的原农行常德分行一位副行长,他向记者透露了其中的内幕,......,农总行行长办公室的一位负责人向《财经时报》透露,......。  经核实,常德分行负责人从未接到《财经时报》记者询问电线年也没有过副行长,农行总行办公室也没有任何负责人接到过财经时报的电话。所以,该记者的所谓采访报道纯属无稽之谈。  三是贷款审批权事实。该报道称,农行常德分行虽然是二级分行,但当时农总行并没有把贷款审批权回收,二级分行行长一年的贷款审批额度有十多个亿。  经查,常德分行贷款转授权是湖南省分行,不是总行,因此不存在当时农总行并没有把贷款审批权回收的问题。据湖南分行报告,常德分行不良贷款占比较高,湖南分行没有向常德分行转授法人客户贷款审批权,常德分行根本没有所谓十多个亿的贷款审批额度,行长更没有这个。  四是检查事实。该报道称,就在4月底农总行接到举报信后,便派出了专项检查小组进驻农行常德分行。......,但农总行迟迟未对常德农行的再次违规开出任何罚单。  经查实,常德分行没有再次剥离不良资产的行为,因而不存在再次违规剥离的问题,总行也没有收到违规剥离的举报,更没有谓专项检查小组。今年4月份,总行驻湖南审计特派办曾到常德分行审计,主要是审计可疑账务核实及房地产业务,这是我行统一部署的例行审计,与不良资产剥离毫无相干。  一是总行领导调研事实。该报道称,农行常德分行的内部人士向《财经时报》透露,该行向长城长沙办剥离这笔巨额的不良资产源于农总行党委委员、副行长罗熹对湖南农行的调研,3个月清查工作结束后,便产生了农行常德分行向长城长沙办剥离46.21亿元不良资产的结果。这笔不良资产如此庞大,不得不让人怀疑其背后暗藏着的秘密。  经查实,农行根本没有向长城长沙办剥离不良资产,因何谈该行向长城长沙办剥离这笔巨额的不良资产源于农总行党委委员、副行长罗熹对湖南农行的调研。罗熹副行长赴湖南调研时,主要是听取该行关于法律尽职调查、自有资产确权等股改前的准备工作进展情况,且罗熹副行长赴湘调研时间是2007年6月初,而不是报道所说的2007年9月以后。  二是违规剥离事实。该报道称早在2006年底,《财经时报》曾对农行常德分行在2003年至2004年期间违规剥离不良资产进行独家报道。当时,农行常德分行通过私刻公章、复印公章等方式,了资产管理公司核销剥离不良资产所需要的文件,将12.11亿元的经营损失以正常的呆账剥离。  经查实,2003年至2004年,农行从来没有向任何机构剥离过不良资产,当时该报做了所谓独家报道就是行为。虽然2000年农行向资产管理公司剥离不良资产过程中,对少数债务剥离存在一些不规范的行为,但农行已经对当事人进行了严肃处理。但该报将当时存在的部分不规范行为,移植到记者虚构的所谓第二次剥离上。  三是资产回购事实。该报道称,《财经时报》在采访过程中还意外获悉,在此次剥离不良资产后,还发生了另外一件蹊跷的事情--该行主动回购资产包,......,而长城长沙办收购农行常德分行不良资产的成本非常低,损失类的对价是1%、呆滞类对价是30%。  经查实,长城资产管理公司长沙办只在2000年接收过剥离的不良贷款,从来没有对价收购行为。虽然常德农行曾在2002年至2004年回购过长城公司的部分资产包,但其起因源于长城公司处理不良资产时,部分私营或私人购买者利用剥离贷款资料上的瑕疵,向法院起诉农行。由于多方原因,法院多数判决农行按剥离金额加孽息赔偿社会购买者。常德农行为防止损失扩大,低价回购了长城公司手中的部分资产包。据此,该记者便以违规回购之名嫁接于自己虚构的所谓二次剥离上。镇江白癜风
郑州白癜风
中山白癜风
中卫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