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龙岩信息港 > 法律

十分钟的失算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39:09

一辆警车在柏油路上飞驰。宫海驾车,徐飞看守着刚抓到的小偷陈三,两人正准备把他押回局里送审。  再有十分钟,警局就要到了。柏油路异常平坦,警车快速而平稳的行驶着,车内也很安静。相比宫海的全神驾车,徐飞却显得坐立不安,心神不宁。  陈三老老实实,两眼瞬也不眨的直盯着徐飞。徐飞更是心烦,这小子刚上车时又吵又闹,现在却像变了个人似的,直勾勾的只看着自己,一句话也不说,难道……难道他认出自己来了?徐飞心里一阵忐忑。  一年前,徐飞在一次行动中抓到过陈三,当时陈三手里拿着个包,里边装着他刚偷来的五千块钱。陈三苦苦哀求徐飞放他一马,并坦言倾囊相“赠”,徐飞琢磨着陈三是初次犯在自己手里,以后也不一定认识自己,再加上“赠品”也很诱人,终于昧着良心吞了那五千块钱,放了陈三。  此后一年多也没出过什么事,徐飞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愈发安心,早已将此事抛诸脑后。可世上的事总是这么巧,陈三再次作案,被宫海抓个正着,徐飞发觉是陈三的时候起初大吃一惊,但陈三好象已完全不认得他,他暗忖一年这么久了,或许陈三根本早忘了他什么样子了,心下这才安定一点。  可现在陈三的忽然转变却令徐飞心惊肉跳,他的眼神死死的罩定徐飞,阴冷的好象索魂的恶鬼,不见半点生机。还有五分钟就到局里了,陈三毫无变化,依旧直勾勾的盯着徐飞。徐飞犹如芒刺在背,他直觉的感到陈三肯定已认出了他,他心内天人交战,愈发不安。  终于,徐飞下了决心般的对宫海说道:“小宫,停车!”宫海不明所以,“吱”的一声刹住了车,转头问道:“什么事?”徐飞说道:“我口渴的很,你下车到路边商店给我买瓶水吧,哦,顺带捎盒烟。”宫海纳闷道:“一会到局里喝不行吗?再说我看见你刚才还抽烟来,没有了吗?”徐飞慌乱的应道:“烟刚抽完,我渴得受不了了,快去吧!”宫海不满的咕哝一声,终于拉开车门下去了。  车内只剩下了徐飞和陈三二人。徐飞看了看陈三,陈三依旧毫无变化。徐飞骂道:“妈的,算老子倒霉,你走吧,有多远跑多远,下次别再让他们逮着,只此一次了!”说完,他掏出手枪对准自己的胳膊“砰”的就是一枪,鲜血伴着他的惨叫迅快的涌了出来,他忍住疼痛又低头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行,抬头对陈三说道:“过来把我打昏!”陈三还是毫无反应,依旧瞪大眼睛紧盯着他。徐飞一想,又骂道:“妈的,知道你小子胆小,不敢打警察,算了,我自己来吧,你快滚吧!”说完,他毫不犹豫的把头朝车厢内壁狠狠撞去。“嘭”的一声巨响,徐飞只觉脑际轰然一震,立马晕了过去。  半小时后,徐飞悠悠醒转,刚睁开眼他就发觉局里一众同事正围在自己身边。他匆忙的开口说道:“陈三太狡猾了,小宫刚一下车他就突然袭击了我,我没防备被他夺了枪打中了胳膊,然后他又将我打晕了,对不起,我失职了!”见同事们都呆呆的看着他,他一阵心慌,又说道:“陈三逃掉了吗?”  同事们还是没有做声,,只是紧盯着他,目光渐变复杂。徐飞心里纳闷,今天我是怎么了,总是被人盯着看,他望向宫海,迟疑的问道:“到底怎么了?”宫海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方才开口说道:“陈三没有逃跑,法医刚才来过了,他说陈三一小时前就死了,死因是突发性心脏病。”  徐飞目瞪口呆,只觉大脑一片空白,晕眩和疼痛再次袭来,他的视线逐渐模糊,终于忍不住又晕了过去…… 共 132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前列腺脓肿患者的饮食须要重视什么
昆明癫痫病专科医院
青少年癫痫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