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龙岩信息港 > 历史

天将夜 第一百八十章 我有病

发布时间:2019-09-24 16:56:28

天将夜 第一百八十章 我有病

万剑生,很特别的名字,同样也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端坐在楼之中,目光如炬,老人很符合天下人心目中绝世高手的形象,气韵十足,虽然沒有任何的真元流动

天将夜  第一百八十章 我有病

,但是却能够感觉到莫大的威严,

苏离在打量老人,老人同样也在打量着苏离,

“小子,现在你还不算是我的弟子,让我看看你的海上升明月,要是不太好,我不介意收回那柄已经在你体内蕴养了这么久的剑胎,”院长的声音很雄浑,中气十足,

淡淡一笑,一股大海的腥气在苏离的身后弥漫开來,一道波浪渐渐的自苏离的脚下翻涌而出,大海瞬息之间展现而出,磅礴的剑势在苏离的身侧翻滚不息,

一轮皎洁的明月缓缓升起,自海平面以下升起,淡淡的月光柔和冰凉,洒落在地面之上,一层淡淡的冰霜在脚下浮现,月宫极寒,气息阴冷,

亲眼见证了这一切,院长这才算是认同了,“真的沒有想到居然会被一个少年给学去,本以为这柄剑注定会埋沒在历史的长河之下,却沒有想到居然遇见了你,”

“剑胎拿出來吧,”院长语气认真的说道,

苏离也沒有犹豫,第二气海内一直蕴养的那柄漆黑的长剑浮现在了手中,如今的剑胎与之前的模样已经不同了,剑身变得更加漆黑,原本如同毛坯的剑胎到今日已经开始初具锋芒了,

将那柄剑胎握在了手中,院长端详了一伙儿,有些不解的问道:“既然已经成为你的剑胎了,为何不朝着本命剑來练呢,”

大先生同样有些好奇,这样一柄剑胎绝对是作为本命剑最为理想的宝物了,虽然不是四品通级别的长剑,但是这柄剑胎的原形同样也是一柄三品入神级的剑器,这样的剑器已经是世间少有的了,就算是他自己手中的那柄天涯明月剑也不过是入神巅峰,

苏离知道在万剑生的眼前,根本沒有什么可以期满的,他的语气很平静,“老师,我有病,”

万剑生和大先生都是愣了一下,怎么也沒有想到苏离居然会说这样一句话,

“小师弟,你沒事吧,”

“我真的有病,而且很难治,”苏离目光平静的看着万剑生,当初大先生曾经说过这个世间上他的医术足以排进大陆前三,苏离却知道这一切的來源便是眼前的这位老人,所以他同样还是抱有一丝希望,

大先生皱了皱眉头,说道:“不应该啊,小师弟的身体我检查过啊,沒有什么病啊,”

“我患有天人五衰,所以我活不过二十岁,”苏离看着院长的眼睛,说的很平淡,沒有一丝波动,就仿佛说的与他无关一般,

“天人五衰,,”

大先生与院长两人双眸同时一缩,作为当世少有的医术高手,他们对于天人五衰的了解远远超过任何人,

院长瞬间出现在了苏离的眼前,那高大的身躯直接将苏离给遮挡住了,一只手搭在了苏离的额头之上,闭目感悟苏离的身体状况,

苏离很放的开,任由院长的探查,不过第一气海内的那柄剑散发出一道独特的气息,将苏离体内的秘密都掩盖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离很淡定,大先生却越來越着急,

终于,院长睁开了他的双目,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他的双眼充满了惊叹,他不知道这些年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活过來的,

似乎知道院长在想些什么,苏离开口说道:“是神威侯方毅救了我两条命,挡住了前两次天人五衰的爆发,”

“难怪,这些年方毅的修为一直沒有进步,原來是因为你的原因,真沒想到方毅居然会为了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院长有些意外,他可不相信方毅会这么好心就一个沒有任何关系的少年,

“我救过一次方鱼的命,所以他承诺帮我挡住三次,最后两次就算是他也不可能挡得住,”苏离诚恳的说道,

大先生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怜惜,他沒有想到苏离这样的一个孩子,时时刻刻都面对着死亡的危机,他能够算到死亡到來的时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死亡來临的脚步,在这样恐怖的压力之下他居然能够如同平常人一般活着,这真的很强大,

“所以你要进入清虚天,是因为清虚天的至宝偷天换日经吧,”院长的声音不再那样雄厚,有了一些无奈,

苏离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我唯一的希望,想要活过二十岁,必须依靠偷天换日经,虽然不知道能够有几成效果,只要能够帮我熬过剩下的两次,我便可以不用死了,”

“老师,救救小师弟,”大先生有些急切的看着院长,这一次他是真的着急了,面对天人五衰,就算是他也沒有任何的办法,

“我姑且试一试,至少能够让你多活几年,”院长叹息一声,望着苏离轻声的说道,

苏离笑了笑,点头致谢,“谢谢老师了,”

......

......

苏离伸了一个懒腰,出了那间大殿,他已经算是院长的弟子了,这样的一层身份足以让他得到无数的帮助,

“你就是苏离,”

一道冷漠的声音在苏离的身后响起,三名少年出现在了苏离的身后,

转身看着眼前这几张陌生的面孔,苏离的目光平淡,淡淡道:“我就是,”

“真沒又想到你这个书院之耻,居然还有脸回來,一个请假请了两年的人,有什么资格回到青云书院,”

“就是,就你这样的垃圾,根本不配回來,滚出去,”

“对,滚出去,”

三名少年的态度非常不好,这让苏离感觉很莫名奇妙,“我们应该不认识,我该不该留在书院是老师的事情,与你们无关,”

苏离也懒得和这样自信心爆棚的少年计较,转身离去,

“别走,”

一道身影拦在了苏离的身前,一袭淡蓝色的长袍,衬托着他修长的身躯,俊朗的外表让他更加引人注目,

看着这名少年的出现,苏离微微皱眉,眼前的这个人,似乎有些眼熟,

“怎么,不认识我了,当年若不是因为你,我现在也应该是三年生,当年也是你的羞辱让我失去了一次机会,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吴刚,”少年那俊朗的脸庞之上爬上了一丝狰狞,怨念极深的注视着苏离,

听见少年的话语,苏离终于想起了眼前少年到底是谁,只是他沒有想到他居然还会记住这件事情,而且一直怨恨了如此之久,

对于方鱼他不敢有任何怨恨,所以他便将所有的委屈与耻辱都怪罪到了苏离的头上,有些时候,怨恨不会因为时间的过去而越來越淡,反而会越來越深,

包头性病医院
济源白癜风医院
泰安治疗龟头炎方法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具体多少钱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的地理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