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龙岩信息港 > 育儿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三百六十话 为了真相而做出的行动

发布时间:2020-02-15 22:15:25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三百六十话 为了真相而做出的行动

不好好工作的人就要被抛弃。

这句话出现在朦胧的植野暗香的睡梦中,分不清现实与梦幻的少女听到这句话想起了自己的行动,拼尽力的挣扎想要让自己清醒过来。

天色渐晚,候存欣等人带着暗香和吉利亚回到了米莎的家宅中,接受了完的迎接后,所有出行的人员都感到很疲惫,这当中要算暗香的情况为糟糕。虽然昏迷已经不是第一次造访这个女孩的身体,但是候存欣充盈的担心还是陪伴在她身边一整个下午。吉利亚被恢复活力的月久押走了,丽雅和陈静也需要休息,她们是仅次于暗香的伤患,不过倒不至于意识不清。

“假使我没有中招的话”候存欣的这句话几乎成为了常言,每当身边有同伴进门看望躺在床上的某人时,他就要复读一遍这句苛责。暗香之所以会出现这么重的伤患反应,主要因为她以强力摆脱神经的控制,虽然候存欣对于穴道这种理论不太了解,但是好比如捆绑手脚后强行挣脱绳索一样乱来,而且暗香不止做到一次,接二连三的奔赴战场仅仅只是为了终俘虏的归属权能够属于自己。

好在后乔丹中将放弃了挣扎,他信守诺言帮助月久收押吉利亚,并且提供了相对坚固的房间来关押俘虏。换句话说如果暗香不努力让俘虏归于乔丹的话,等待那小女孩的将是冰冷的刑讯房和尽的炼狱。

每当暗香的脑门流出汗水,候存欣就会负责擦拭干净,在找到正确复原穴位法门之前,候存欣所能做的仅仅只是观察,毕竟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样的处境非常的羞辱,看着心爱的人昏迷却什么也做不了。童话中尚且存在后的王子能够为睡美人做些什么,而现实就是人类力到寸步难行。

候存欣闷了一下午,在大约4点钟的时候老天期待的转机似乎到来了。房门打开后。特拉特利斯女士走了进来,在她的身后跟着候存欣此刻想要见到的人。那便是gat。这个将大家引导而来的人物终于出现了,潜意识里面植野暗香就终于有救了。

特拉特利斯看到候存欣的第一眼似乎就明白这男孩的心声,伸出手掌说道:“不要担心,gat就是为了此事而来的。”没等加奈子吩咐,gat主动的进行后期治愈工作了,所谓治愈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候存欣只是看到gat走向床边,但是他没有凝聚过分强大的力量。也不需要拿出什么绝对重要的法器,只是伸出手指,那皮革手套的前端在暗香的面颊上触碰着。从旁观外加门外汉的基础上,候存欣看不出什么不同。甚至都不觉得这和自己擦拭汗水的动作有什么不同。

然而正是这时,停止触摸的gat站直了腰杆,候存欣发现暗香的脸颊上又涌现出数汗珠,纠结的表情慢慢浮现,当暗香的整个秀发上都散发出汗水的不明蒸汽水雾后。候存欣想要靠过去擦拭,却被gat挡住。时间过了十秒钟,汗水竟然消失不见了,这蒸发发生的如此迅速,不科学的情况只有魔法才可以解释。

消失不见得汗水似乎顺带勾走了植野暗香表情上的痛苦。这女孩的面目变得轻松,像是睡眠起来。候存欣感到奇怪,便想要发问,可是gat再次阻止他。斗篷男子神秘地竖起食指放在斗篷开口的嘴巴位置,虽然候存欣根本看不清他的脸部,可是他知道gat需要这里处于安静,而且加奈子立马释义三个人部出去。

对话在另一个房间展开,为了避开植野暗香的屋子,gat特别选择了隔了几间的房,这里的环境清幽雅致,实在是不像谈论令人僵硬话题的位置。

房门刚刚关上,候存欣就立刻质问gat包括他身边的特拉特利斯,作为守护者以及自由人士四天王之一的二人一定对于这突然而来的神使有所了解,而且曾经经历过战争的他们应该会知道防备的方案。候存欣问道:“说明一下吧,那些出来的家伙究竟什么意图,我们又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敌人真的强大的难以置信,原本候存欣以为只要是完成了基本的默契配合,暗香的部队就可以乘胜追击了,但是情况并非如此,而且变得加复杂。

“你会着急是必然的,不然就不需要我们这群老骨头出来了。你们遇到的仓信,是怨灵战争中导向维吉尔一方面的人力,由于其实力过于强大,和另外三个人共同组成了四神使的议会团体。他和他的伙伴都是你们的大家的敌人,现在疑也是这样

。仓信在组织里面被称为北神神使,属性是风。另外还有”买个关子的gat停顿了一下,看看特拉特利斯然后继续说道“东神神使遂宁,南神神使鹊宇,西神神使武皂。这几个人分别具备代表性的元素属性,他们是火,水,土。”

gat的说明候存欣多少知道一点,不过被假面军团封禁的历史终究还是记得不够清楚,如今清晰的了解到自己的敌人的数量之后,候存欣犹豫起来。原本以为堕落者们已经是末日黄昏的状态,没想到到达这边之后他们竟然有了的战力,而且四神使只是出现了一个人就要出动中将层级才能够击败,那么想要接近维吉尔岂不是比登天而来,这么想来当年击败过维吉尔的扎克先生究竟拥有着怎样的力量啊

“少年,你想多了。”gat不知何时站到了候存欣的面前,然后挥舞着魁梧身躯前的手臂,这样立刻就唤回了候存欣的意识。不论是不是他自己想多了,现在必须硬着头皮上,特意为了这真相而放弃回去探望假面陆军的情况,绝对不能对不起这么久以来做出的决定,即使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少年?”gat的声音再次打断候存欣的思考,发现这样依然不能让候存欣停顿,gat伸出手手指狠狠地了这家伙脑袋一下。候存欣从疼痛中立刻清醒过来,看看镇定的特拉特利斯,候存欣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慌张会从内部首先击溃一个人。

“做什么”候存欣这句话说的不够明白所以让gat有点懵懂,于是他补充道“我需要做什么能够弥补现在的差距,要想要击败维吉尔,并终和那个可能知道我家人去向的女人对峙需要什么样的力量,gat先生,请务必教导我。”

候存欣不像是说着玩的,因为他说完后,立刻绷直身体做出一个完整的鞠躬,这九十度的完体恭维形态只有十岁那年碰到肯尼斯的时候才这么做过。那时候存欣如此恳求肯尼斯教会他多的本领,而相对的他向肯尼斯大人保证暂时搁置真相的探索,等到足够力量额时候;现在他用同样的姿态恳求gat能够让自己变得强力,再次倾尽身鞠躬同样是为了真相,为了重唤醒那份对于未知的渴望。

“看来,你具备必要的精神,那么我特约了导师前来帮助你们,帮助你们了解所谓真正的力量。但是等到你们走到这一步,就请你们不要放弃,因为放弃会让你们死亡的加捷,相反的话则会结束的慢一点。”擅长打哑谜的gat这么说道,不过候存欣知道gat的哑谜永远都有期待的必要,那时不时提供的帮助对于任何的凡人来说都受益匪浅。

所谓特约的导师会是谁呢?是不是自己认识的呢?

候存欣再次发着呆,gat发现后叹了口气,然后毫不留情的又指一挥,打的候存欣鼻子一酸,疼痛虽然不会毁容,可是让候存欣深深地铭记住对于gat和别人的尊重,千万别再对话的时候发呆。

仓信回到了自己的大营,满心的奈和难过让他愧对维吉尔的期待,可是令他不敢置信的是直到自己见到那位大人,他都不能相信维吉尔毫生气的颜色。那位大人从基地中某个黑暗的过道出现,带着笑意的脸从见到仓信到听完都没有一点生气的感觉,难道大人另有打算?

维吉尔只是随口说了句幸苦了,完不提被掳走的吉利亚,好像的计划依然存在一样。这的计谋即使是鹊宇也不能轻易地猜透。作别维吉尔,仓信敏锐的感官随即察觉到了武皂这个人的身影,那阴险的笑声永远伴随着他浑身的阴毒传遍附近。

“别躲了,我不知道你干嘛来着,特别欢迎我?”一般四神使都会处在他们特别分派的基地位置,可是现在武皂居然放弃缠着鹊宇乱跑。

“我是来看看你的,而且很聊啊,鹊宇和遂宁被老大派遣出去了,完不知道他们在干嘛,我就只有来娱乐你了。”长着长长脸颊的武皂出现了,这个人被长头发覆盖了脸颊有些看不清部。“而且身为我们中强的你,居然会不小心落败,让我们好生心寒。不过也么事,泡芙大人就要研究透真实之核了,到时候我们是第一批试验品,说不定会能力大增呢,别泄气哦,呵呵呵呵,败给小女孩的一剑感觉不错吧,呵呵呵呵。”

通道里回荡着阴险小人的笑声,可悲的是暂时整个领地里只有他们两个神使在。

上期章末问题的答案是b

作者的点评:很显然,这期已经说明白了,就是拷问室,各种刑具有点少儿不宜。

第十二问题:gat所谓的特殊导师是什么人?这不是选择题,提示是那家伙是人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