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龙岩信息港 > 育儿

大魔女笔记8飞出陷阱的蝴蝶

发布时间:2020-01-24 21:32:18

大魔女笔记 8.飞出陷阱的蝴蝶

面前的,渺小的,脆弱的人类举起了剑,将那在人类看来属于“锐利”一级的剑锋朝向了自己。

她的身体本能的在颤抖着,但是,这却不是懦弱,因为这是天生带来的畏惧,颤抖的只是她的身体,而并不是她的灵魂。

她的灵魂是如此的坚定,如此的强大,催使着她用双手按住了剑柄,她的目光清冷,其中充满了决绝,夜将她的双眸蒙上了一层未知的阴影。

啊啊,没错,让自己欣慰的一幕。她的确配得上,拥有让莉莉丝单独授予的赦免权力。在她的眼里,或许早以将自己认作是了一切的凶手。

很抱歉公主,有时候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自己也有着不可说出的苦衷。谁到底在控制着谁,并不是你看上去的那样。但是……这并不妨碍自己做一个彻头彻尾的魔王。

能让黑蝶重投光明的人,只能是你一个,所以……尽快的成长起来,让那双目染红的黑蝶,看清这世界原本的模样吧。

“是我又怎样……”

洛基冷笑起来,“我只不过是按吩咐行事而已,人类的琐事,在我看来还比不过洗澡重要。公主哟……别把你得到的豁免权,看得太重了!”

洛基行动了,刻意放缓了许许多多的速度,尽管这样,眼前的女孩还是手忙脚乱了起来。但是,慌乱的终究只是她的身体。她双眸里的盛怒与坚定,却从未有一刻动摇过。

这样就足够了,因为比起*更强大的。必然是灵魂。

公主哟,留给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赶在黑蝶投入泥潭之前,把她召回在手心里吧。

“唔……”

“只是让你别死而已,这可不妨碍我做其他事情。”

洛基嘴角带上了赞许的笑容。靠着意志与信念接下了自己的一击,已经足够证明她的决心了。或许她算不上是一个强者,但是已经足以得到自己正视的资格。

莉莉丝身边的家伙。果然不会差到哪去,除去路西菲尔那个魂淡看走眼了之外。

“停止战争!”

在锐器的压迫下。安妮提起了胸腔里的最后一丝氧气,“把莉莉丝……还回来!”

还回去……谁不想呢?作为见证了莉莉丝一切的自己,是最希望这样做的。莉莉丝她,果然还是适合呆在阳光之下。虽然不知道这话从自己这个魔王的嘴巴里说出来,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你父亲没教过你……要什么东西,得自己去拿么!”

镰锋一转,然而,安妮手中的剑却没有和预想中的一样掉落在地。

公主,这位在前一刻还本能的紧张的公主,此时已经有了反击的余力。

拙劣的动作,羸弱的力量,歪斜的剑道。但是这些都不妨碍她所做出的反击,她心中的自身,已经如同真正的强者一般。迈着稳健而迅速的步伐,向着自己发起了不屈的进攻。

前者都可以用时间得到,而后者……有些人一辈子也不会拥有。

“莉莉丝在哪!”

利刃的摩擦,火光在洛基的眼前一闪即逝。

公主已经做的很好了,但是现在还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在她姐姐那,不过抱歉啊公主。”

洛基叹着气。“我可是为了你安全着想,你还是,给我在这里老实一会吧。”

没错,现在的公主,还不能在现在,去找现在的莉莉丝。…

因为这个晚上的魔女,不会认识任何人。

魔女的夜里,魔女不会有任何感情的。

看吧,远处令谁都无法忽视的恐惧感,已经到来了。

……

“唔……”

一瞬间贯穿了全身的颤抖,让米娅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

什么都没有,身边依然是在护卫着自己的恶魔们。

利维亚坦,贝露塞卜,嗯,她们都还好好的在这里,否则,自己真的会慌乱起来。

周围是燃烧着的火焰,在夜空里跃动着它们不规则的身形,拜贝露塞卜所赐,这里已经没有了什么敌人,风中弥漫着骨灰的味道。

可是为什么,自己会这样颤抖呢,就好像,身体的本能在告诉自己逃跑,明明以前,明明一直以来,自己就从来没有如此慌乱过。

唯一的动摇,是在自己看着小妹抱着莉丝离开的时候,她那悲伤的眼神里,似乎多出了什么东西。

啊,是这样吗?自己在担心着的事情,是她吗?

但是不可能的!潘多拉说的话不会有错,她已经死了,小妹,已经死了。

那么就没什么可怕的,自己唯一的愧疚也早就掩盖在了琐事之下,自己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这只是一场由魔界的三个魂淡,因为未知的目的引起的骚乱而已。

如果说莉莉丝!你真的还活着的话!为什么不从地狱里爬出来,向自己复仇呢!

“吾主?”

“没事的,她不会来的,不……啊……啊……”

气管像是堵住了一般,双脚也似乎灌上了铅,霎那间,所有的恐惧,所有的愧疚,所有的后悔全部涌上了米娅的脑海。那其中夹杂着愤怒,充斥着哀嚎,布满了灾祸。

空气里飘荡着潘多拉周围才会有的感觉,那是生物的悲鸣声,是她们痛苦的嘶吼,这一切都在空气中弥漫着,这一切的源头,正在缓缓的向着自己走来。

那不是潘多拉,那是潘多拉身后的黑蝶。她带着与曾经一样,却有不同的笑容,她穿着与曾经一样。却又相反的白裙。双眸依旧是曾经的血红,然而现在里面却蒙上了阴影,脚步依旧是那么的轻盈。然而现在却仿佛深陷泥沼之中。

潘多拉仿佛发抖的小猫一般,战战兢兢的迈着步子,然而她很快就连这样的权力都没有了。

她的魔盒被抢了过去,空荡荡的魔盒,被当作了皮球一样扔到了远处。潘多拉动了,哭喊着,狼狈的奔跑着。向着那早就不用拿着的魔盒冲去。

所以,轮到自己了……

“姐姐。晚上好。”

一如既往的行着礼,然而米娅却没有了再去拥抱她的勇气。

为什么,明明见到了自己最爱的小妹,明明她依旧是这样温柔的向自己绽放着笑容。

啊。明白了。

她真的是自己的妹妹吗?还是说,是什么其他的东西。

“姐姐,难道不喜欢我了吗?明明我是那么的想见到你,可是你却躲了起来。”

“我……”

为什么,她的双目明明弯成了月牙,可是里面却充斥着别的东西,明明她的白裙没有被一丝灰尘污染,可是她身后却涌动着漆黑的暗流。

“妹妹!”

鼓起了勇气,这是米娅最后唯一可以依仗的权力。没错,她还是自己的妹妹。

“你……怎么了?”

“好冷啊姐姐……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赢么?”…

自己最爱的妹妹张开了双臂。“好冷啊姐姐,一边抱着我,一边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赢好不好?”

为什么……

不,别过来……

“吾主……后退。”

利维亚坦挡住了莉莉丝的步伐,然而就在她准备战斗的时候。却被米娅喝止了。

为什么,对啊。为什么要制止利维亚坦呢?是因为自己对小妹的愧疚,不允许再伤害她第二次,还是说,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朝自己走来的,真的只是以往的,那个天真的妹妹呢?

……

“利维亚坦……哎,你真的,很可悲呢。”

莉莉丝叹着气,“路西菲尔说的一点也没错,你真的选错了主人。”

“站住!”

“呐,海妖哟,你还记得那个小岛么?”

“!”

可悲的海妖,但是,她一点也不可怜。只是说出这样的话,就已经动摇了吗?

那么接下来呢?

姐姐啊……谢谢你把自己送回了过去,让自己想起了许许多多早以忘却的事情,比如这一件。

“哎……”

莉莉丝叹着气,双眸里闪烁着血光,看着利维亚坦的神色一点点的变得呆滞。

“可怜的孩子……”

“你……”

不需要再有什么过多的解释,自己也不需要在和这个报恩的海妖有什么过多的解释,她能理解的,带着无尽的疑惑与后悔,与这一片黑物融为一体。

“贝露塞卜,你还记得我和你做过的约定么?”

“贝露你……”

“没错哟,贝露都记得的!”

仿佛突然间不认识了米娅一般,贝露塞卜识相的跑到了一边,“不过莉莉丝,那家餐厅似乎不是你开的。”

聪明的小家伙,没错,狡猾是恶魔们生存下去的唯一凭证。

“没关系哟,我这有免费的优惠卷。”

莉莉丝笑着,“所以,贝露塞卜,这个危险的地方,就暂时不要再呆下去了。”

聪明的家伙都会看清形式,所以,这一次就暂时放过这个吃货吧,因为自己,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

“姐姐,终于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身体里在燃烧着,无数的不祥之物在碰撞着,它们想要挤出来,带着自己此刻的感情挤出来,然后……

明明还没有开始正式的悔棋,但是抱歉啊……自己已经忍不住了,一点点也忍不住了。

全身都在发凉,这是莉丝在自己身上残留的体温,她在提醒着自己,她在催促着自己,她在拥抱着自己。

啊,莉丝,如果是你的话,你现在会怎么做呢!?是不是像自己一样,像自己一样,就这样发泄出自己全部的思念呢!

“姐姐!”

身体里的一切都在飞舞着,它们遮蔽了火焰,遮蔽了圆月,遮蔽了自己的双眸,啊啊,没错,眼前的姐姐,是她用了温柔的陷阱捕获了自己,妄图把自己驯养成一只只会在她手心里跳舞的蝴蝶。

这样的蝴蝶,这样弱小的蝴蝶,她感到了绝望,感到了悲伤,为什么,明明这一刻想要捏住她翅膀的人,在之前还与她一起翩翩起舞,与她一起闻着那芬芳的花香。

另一个少女回答了,尽管这个少女,一直以来都想抓住自己,与那猎人不同,她用着拙劣的方式表达着她的爱。所以在那最后一刻,她跳进了陷阱里,把蝴蝶托了起来。

用上了一切代价。

没错,那一刻,她将蝴蝶托在了手心,而不是用手掌按住,但是,她已经得到蝴蝶了。可是,当蝴蝶想在她身边起舞的时候,女孩已经失去了踪迹。女孩告诉了蝴蝶,要打败猎人,尽管明明蝴蝶,只是一只蝴蝶。

然后女孩献出了一切,女孩离开了,再也看不见这个夜晚了。但是没关系,只要夜晚已然降临就可以了,女孩的愿望,已经实现了一半。

“姐姐啊!这样的痛苦……你也来尝一尝好吗!”

(老实说,写到这我才发现我感情戏这部分真心弱渣成狗,好多东西想表达却有心无力,总之……意思差不多也到了,就是需要自行脑补一些。)

(海妖其实是被主角所救的坑也算是在这填上了,为的就是在这个时候给海妖一个“惊喜”,贝露塞卜的墙头草在之前也有伏笔,所以不多做解释,总之算是埋了2个坑。)

以上。(未完待续)

重庆有哪些疼痛科医院
盐源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玉林治疗宫颈炎费用
台州男科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