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龙岩信息港 > 军事

能源三大悬疑油涨吗煤俏吗电够吗

发布时间:2019-07-14 01:49:06

能源三大悬疑:油涨吗?煤俏吗?电够吗?_()中心

明年的油价涨不涨,这是北京出租车司机张先生为关心的问题。他告诉,这几年油价一直在上涨。2004年涨了3次价;今年油价调整了5次,只有一次调低,其余4次都是调高。他说:“油价连续上涨,让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大大缩水,活越来越难干了。”

关注油价走势绝不止是张先生这样的出租车一族,在汽车大规模“开进”家庭的今天,许多人都想知道,新的一年油价还会不会涨,市场上还会不会出现今年夏季南方省市那样的“油荒”?

据分析,在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超过40%的大背景下,影响国内油价走势的首要因素应该是国际油价的高低。由此,在不久前召开的“2005年中国蒙特尔能源圆桌会”上,当向来自世界各地的石油专家探寻国际油价走势时,来自欧佩克和能源署的官员们微笑着选择了沉默。只有印度尼西亚能源经济研究机构基金主席Subroto教授审慎作答:“油价的涨落具有周期性,近年来油价不断冲高,会刺激投资大量进入石油领域,并终导致油价下跌。”他同时告诫说:“即使油价下跌,也不要期望低于25美元/桶。世界低油价时代已经结束了。”

“高油价时代”的石油价格究竟有多高?在高盛,一位名为ArjunN.Murt的分析师在今年早些时候做出的一项预测有点“邪乎”:世界油价将进入“超级升浪”——涨到105美元/桶;而其首席商品策略员斯特龙金的预测被认为更趋理性:明年平均油价将60美元/桶。美国能源部近日发布的预测也与此相近:2006年世界范围内的石油需求将放缓,但仍将保持强劲增长。2006年油价估计将在每桶64美元至65美元左右。

这一分析也得到了中国学者的认同。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教授级高工朱和近日接受采访时说:“综合判断,明年国际油价的总体水平可能会低于今年,但仍将会保持在较高价位。”他预计2006年的油价将在每桶54至64美元之间震荡。

“只要国际油价在50美元以上的高价位震荡,国内成品油价格便不会存在下调空间。”一位长期跟踪油价的能源专家分析说,目前国内成品油价格与国际油价“倒挂”问题严重,国内油价与国际油价每吨相差已超过1000元人民币。这表明,我国成品油价格与国际油价的所谓接轨实际是“有限接轨”。然而,根据加入世贸组织承诺,2006年12月我国将开放成品油批发市场,允许外国公司进入,这将促使国内外油品市场的“全面接轨”,其结果即意味着国内油价上调;同时,国家有关部门已明确表示,要改革现行成品油的定价体制,再加上已千呼万唤达10年之久的燃油税也有望在明年出台,综合多重因素分析,国内成品油价格在新的一年不仅难以下降,甚至会出现上涨。

煤炭供需拐点浮现,行业利润稳定盘整

在中国能源消费结构占据近70%的煤炭,其供需形势和价格走势一直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注意到,进入四季度以来,业界形成比较一致的观点是:持续近三年之久的煤炭供应紧张局面将在2006年全面缓解,煤炭价格有可能出现回落,但其“牛市”基本面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支持这一观点的主要依据是:近年来煤炭产量迅猛增长,而煤炭需求增速则放缓,在2006年将形成总体平衡的供需格局。据预测,2006年全国煤炭产量将达到22亿吨,而煤炭需求为21.5亿吨。

煤炭供需拐点的出现,已引起煤炭界的普遍关注。“煤炭企业大可不必惊慌失措。”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信息中心副主任郝向斌告诉,煤炭市场即使出现供大于求,也决不会重演前几年煤价跌底的噩梦。

他分析说,国家已制定了“关小扶大,扶优汰劣”的产业发展政策,对于煤炭企业而言就是要发展规模企业,整顿关闭小煤矿,这将促使重点煤炭企业坚定价格;同时,从2005年下半年开征的“煤炭价格调节资金”以及煤炭资源税的调整,也将在一定程度推动2006年煤炭价格上扬。由此综合判断,2006年煤炭价格仍将持续在高位盘整,行业利润比较稳定。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王显政对煤炭市场更为“乐观”。他说,在整个“十一五”期间乃至2020年,我国煤炭供需基本形势将是“总体平衡,相对偏紧”状态。得出如此判断的原因:一是国际油价攀升,国内石油消费受到抑制,一些生产单位开始考虑更多采用石油代用品,煤电、煤炭液化产品需求持续增加;二是电力工业规模继续扩大,在未来很长时间内,仍以燃煤发电为主;三是关闭停顿小煤炭矿力度不断加大,这在一定程度上将减少煤炭供应;四是国际煤炭市场需求强劲,2020年全球煤炭消费量大约比2000年增加40%左右。

电力供需基本平衡,中国告别“电荒”时代

近年来,曾波及24个省市区的全国性电力短缺造就了一个在媒体曝光率颇高的新词——“电荒”。点击两家中文搜索引擎,百度有关“电荒”的记录为298,000条;google的记录达到314,000条。

“2006年将是中国电力的转折年。”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秘书长王永干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统计显示,2004年我国新增发电装机容量突破5500万千瓦,2005年新增发电装机将近7000万千瓦,2006年预计将达到7200万千瓦。随着新增发电装机容量的大规模投产,中国电力供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

“您所说的是电力紧缺的困难时期已经过去。这是否意味着对于发电企业而言一个新的困难时期——电力过剩时代到来了呢?”

“我的意思是中国大面积发生‘电荒’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谈‘电力过剩’为时尚早。”王永干告诉,他本人刚刚从华东和南方电调研归来。在广东、上海和浙江等地,由于明年计划投产的发电机组主要集中在下半年,再加上电特别是输配电“卡脖子”问题仍然突出,预计明年上半年还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电力紧张。王永干由此判断说:“电力供需总体平衡偏紧,局部地区高峰时段仍会出现电力紧张。”

注意到,国家发展改革委的对2006年电力供需状况的“权威表述”是:全国电力紧张状况会将进一步缓解;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报告判断则是:用电缺口大大缩小,普遍“电荒”的局面已改善为局部短缺。

然而,一位长期关注中国电力市场的人士表示:“我们有理由对可能出现的电力剩余表示担忧。”他分析说,一方面,连续几年大面积发生的‘电荒’刺激中国发电企业无序扩容,发电机组上得太多、太快、太集中;另一方面,在国家宏观调控下,电力需求增长速度放缓。由此判断,在未来日子里,发电企业市场竞争将会十分残酷。到那时,真正的“竞价上”将得以实现,国家电监会主导的中国电力市场化改革才会真正步入“深水区”。

其它行业
微信怎么有小程序
微信如何开微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