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龙岩信息港 > 养生

风魔 第五百二十九章:为奴三百年Ⅲ(一)

发布时间:2020-02-15 21:53:26

风魔 第五百二十九章:为奴三百年Ⅲ(一)

天一点一点的变亮,火红的太阳从海平面上升起,光芒万丈,这就让蔚姿婷不由的想起萧寒曾经对她提过,苍茫大陆加上大海会不会是一个圆球的猜测!

当然她当时并没有相信这个猜测,本以为这不过是爱郎的逗她们发笑的一个笑话,但是这个时候她莫名的感觉到似乎爱郎的话还有些可能,谁都没有到过大陆的尽头,就拿西域来说,西边的疾风大草原究竟在哪里是个尽头,没有人知道,北部荒原的北面又有什么,恐怕在哪里生活了上万年的兽人都不知道,东海,龙岛海域向东究竟还有多远才会是海洋的尽头,南边魔兽森林究竟有多大,除了神灵之外,怕还没有人知道。

如果这真是一个球体的话,这个球体又会多大,还有太阳、月亮、星星,它们又都会是什么呢?难道也是一个个球体?

一时间蔚姿婷居然感到一丝迷茫,她不知道自己究竟生活在什么样的一个地方。

虽然韩阔海和齐鹰飞一起消失了,但是大多数人都知道,他们进入了领域空间,不分出胜负是不会显露身形的,所以没有一个人离开,反而聚集的人还有增多的趋势,就连玄门岛这个方向的海边上也聚集了成片的人,观察的方向也正是他们这片海域。

感受着生命之力进入自己躯体的那种舒适无比的感觉,韩阔海都有些禁止不住呻吟出声,别人拼命的想增加寿元而不得,而他则可是舒舒服服的吸收别人的生命之力来增加自己的寿元,虽然只有很小的一点点,可积少成多,那就甚为客观了,尤其是像齐鹰飞这种年纪轻轻就修炼至很高修为的人,生命力之强简直就是得天独厚,短短的十几分钟,他就感觉自己的寿元至少增加了三四十年的样子。而那空间的绿色更是增加不少,有些地方都练成一下片了,算起来,这小子已经失去了三四千年的寿元了。只不过对方太年轻了,还没有根据到生命之力的流逝,得加快速度才行!

韩阔海贪心一起,自然是加大了对萧寒生命之力的吸取,这自然是让萧寒感觉到了。一下子增加一倍的吸收能力,不用说是那位人心不足的韩阔海想增加吸收自己生命之力的速度,好让自己早一点生命力枯竭,让后任由他宰割!

萧寒当然不能让他如愿,一边控制生命之力稍微多流出了一些,这也让韩阔海尝到了一点甜头,因为不同人的生命之力不同,吸收的速度也不同,所以韩阔海基本上还没有发觉自己的动作已经被人发现了,反而更加得意的加大吸收速度了。

以对方的现在的修为。寿元最多不超过两万年,两万寿元,他自己能过获得百分之一二,那也就很不错了,别小看这两三百年的寿元,有时候突破就差这么一点时间,不够,就只有魂飞魄散,够了,挺过去。就有至少上千年可活,能够提供百年寿元以上的宝贝,那几乎要被争的头破血流,何况一下子提高两三百年呢?

萧寒心中大骂韩阔海真是一个贪婪之鬼。不过随着韩阔海吸收生命之力的速度加快,也就放松了对领域空间的控制,这就让他更加容易找到这个领域空间的阵眼所在!

韩阔海是上神阶的高手,领域空间的等级已经不低了,而且非常的稳固,强行突破比较难。不过为了麻痹对方,萧寒在满头大汗的情况下,只得试探的发动了几次攻击,当然每一次都作出全力以赴的模样。

而每一次攻击都被韩阔海给挡了回去,在对方的领域空间内,好多招式都不可能发挥最大威力的,所以看到萧寒几次强行突破失败之后那股焦躁沮丧的模样,韩阔海内心别提都兴奋了,实力强又如何,在强大的领域面前,还不是乖乖的就范,不堪一击!

韩阔海越发的得意,就越发的放松警惕,同时也给予萧寒更多的时间和机会找出最弱的阵眼所在地,然后一具破掉对方的领域。

果然正如萧寒所料,萧寒几次强行突破,并且一次比一次用力都没能够突破领域,反而将自己累的气喘吁吁的情形落在了韩阔海的眼里,很自然的就令他放松了警惕,同时对阵眼的移动和保护也缓缓的降下来,必经高速运转消耗也是非常大的,还要随时提防对手的强行突破。

而萧寒的屡次强行突破,这就给了韩阔海一个错觉,那就是对手找不到破开领域的办法,只有选择最笨最吃力的以力破域,这确实是最笨最耗力气的办法,可在许多人的眼中,用这个办法也是最有效的。

因为如果不精通领域的属性,那是很难找出领域空间控制源点,也就是俗称的阵眼,那要破域就只有这一种办法。

萧寒选择了这样一个正确的办法,韩阔海当然非常高兴了,因为对手找不到自己领域的特性,就会把自己的领域当作一个没有牢门的钢铁囚牢,要脱困,就只有打破囚牢了。

韩阔海并不了解齐鹰飞,更加不了解萧寒了,同样的,萧寒也不了解韩阔海,可凑巧的是韩阔海的领域空间居然跟生命之力有些关系,而萧寒却身怀生命之力这种天地间十分奇特的能量,这可是连主神都羡慕的能量。

所以这一饮一啄,只能说韩阔海的运气有点点背!

谁知道他遇到的居然是一个正好克制他的克星呢!

萧寒一边做出强行破域的动作,一边观察韩阔海领域空间的每一个角落的变化,同时跟踪被吸收的生命之力流经的路线和方向,终于让他找到了韩阔海领域空间的源点所在,一个在围绕着他脚下而不断运动的绿色小点。

可别以为萧寒太笨了,一个动的绿点,居然花了那么长时间才找到,而实际上,韩阔海的领域空间内所有绿块都是在不停的运动的,像那个小小的绿色小点,在整个空间内没有一万也有九千,他们都是活的,这么一个小绿点混在其中。要将它找出来,那可是相当困难的。

这还是因为韩阔海在吸收生命力上没有过多的警戒,被他的反追踪才最终确定那个小绿点才是控制整个领域空间的源点!

既然找到了源点,萧寒就不着急了。这个源点几乎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完全是赤裸裸的露在他的眼前,只要狠狠的给它一下子,不但这个大气球马上就会戳破,就连韩阔海本人也会身受重伤!

若是没有签那份“为奴三百年”的契约。萧寒不介意直接将韩阔海给挂了,就算不挂,也要让他彻底变成一个废人,但是现在他改主意了,能够拥有一个上神阶高手的奴隶,这可算是一件非常拉风的事情!

而且这个惩罚比杀了他更有趣!

怎么样才能不把他伤的太重呢,自己可不想再多一个欧阳春来,白白的米饭可不是用来养废人的。

唯一担心的是,韩阔海这个老东西会反悔,韩家子弟不少。韩阔海真要反悔的话,自己单凭一个人的力量还真拿他没辙!

不过现阶段杀了韩阔海风波不小,战、敖两家肯定不会放弃这个吞并韩家大好的机会,而自己若真杀了韩阔海,风头就出的太大了,太过引人注目不利于自己掩藏自己真实的身份!

是不是让自己受点伤呢,这样或许可以打消某些人的疑虑?

不过如果自己诈伤,岂不是便宜了韩阔海,到时候韩家一口抵赖,两个人都受伤了。不管轻重,那都伤了,来个平局,那签订的一纸契约还不是成了废纸!

不行。决不能让这个契约变成废纸,老子好不容易手下有一个高手奴隶,岂能放过?

萧寒最强的攻击手段就是刀法,其次是拳头,然后才轮到风魔刺以及风系魔法!

萧寒的风系魔法主要以风针和风刃比较居多,而其他风系魔法的应用和甚至禁咒之类的只是稍微涉猎了一下。要说运用,除非加持飞行之外,太少了,毕竟他主攻的方向是武技,而不是魔法!

不过到了他这个层次,就是发出一片普通的风刃,那威力可不是跟魔法学徒发出的风刃不可同日而语的,不夸张的说,就是圣阶高手也未必能够轻松接下他一片普通的风刃!

而风针就更强了,穿透加遥控爆炸,那简直就是偷袭和杀人必备的强大力量。

而萧寒对风针更是情有独钟

,在空手对敌的时候,如果再遇不到不可测的情况之下,他都比较喜欢用风针御敌,因为风针不但可大可小,而且威力很大,消耗魔法力也是最小的的,威力大,消耗小,发射速度快,这么好的优点,不用才怪呢!

不过风针在对付高手中,只能用于阻扰和偷袭,正面撼战,风针的效果就不大了。

当然处在韩阔海“残花败柳”领域空间里的萧寒却想都没有想选择使用风针!

风魔刺不能用,用风针代替也不错,起码到时候看效果还可以遥控爆一下!

萧寒把这一击起了一个很好的名字:爆菊!

源点可大可小,可能是韩阔海也怕暴露源点的位置,所以那个小绿点很小,只有一根手指那般粗,所以萧寒也就准备了一根与它差不多粗细的风针,在最后一次以力破域的过程中,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扎了进去!

嗷!

一声无比恐怖的惨叫声传了出来!

而在外面观战的众多高手也都听到了这一声惨叫,大家正茫然之际,只看到空中一阵诡异的波动,韩阔海双手抱着脑袋,七窍流血,一头栽向身下大海!

而萧寒则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半跪在空中,脸色苍白,眼眸之中闪过一丝诡异。

“父亲!”韩牧田不顾自己右手指骨骨折,第一个冲了出去,将韩阔海下坠的身体抱住。

“牧田,快,护送我回韩家到!”韩阔海硬撑着最后一丝清醒,对韩牧田道。

“父亲,我们……”

“快,晚了,就来不及了。”韩阔海急促道,很显然,他这是想要赖账了。

韩牧田与韩阔海是父子,自然明白父亲的心思。连身后的韩家子弟都没来得及招呼,就抱着韩阔海如同离弦之箭飞向韩家岛的方向!

“无耻,卑鄙,打输了就跑!”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韩牧田就抱着韩阔海飞的离开众人视线之外!

“鹰飞,你怎么样了?”君橙舞恶狠狠的朝飞走的韩牧田背影瞪了一眼,急忙冲到萧寒身边,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用力过度而已。”萧寒笑了笑。在君橙舞的帮助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然后飞回玄门岛上,在一块平地上落了下来!

“噗!”一口鲜血抑制不住喷了出来,萧寒顺势的就倒在了君橙舞的怀里。

“鹰飞,贼汉子……”君橙舞吓了一跳,着急的呼喊着,但是昏迷过去的萧寒一动也不动,紧闭着双眸,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时候陆续的有高手围了过来,看到萧寒昏迷的模样。有的惋惜的摇头,有的露出一丝嫉妒,还有的表情愕然,倒是玄门的人自动的围成了一个圈,不让围观的众多高手进入这个圈子半步!

蔚姿婷和花溟等诸女也围了上来,看了一眼,便走开了,萧寒已经告诉了她们了,他是诈伤,如果自己击败韩阔海一点伤都没有。那会被人怀疑的,而且更招人嫉妒,所以最好还是保留一点!

木秀于林,风必吹之。这个道理萧寒还是很明白的。

宁馨儿有些担心。想多留一会儿,但是被蔚姿婷用眼神给堵回去了,这才有些不舍的离开。

而且萧寒这一诈伤昏迷还有好处,那就不用被人盘问了,这对急切的想知道他在领域中如何跟韩阔海比斗经过的人来说自然是无比失望,但也省去了不少口舌了。

君橙舞不相信齐鹰飞能够将韩阔海击伤之后还不惜毁约远遁。但事实就在眼前,不过齐鹰飞似乎也受了不小的伤,不然这也太过骇人听闻了,一个小小的玄门护法居然一名惊人的击败了韩家的老祖宗而自身毫发无损,这不是太过惊人了?

即使齐鹰飞最后也受了不小的伤,这个结果也震惊了很多人,尤其是战、敖两家的高层,特别是亲眼看到这一幕的战小慈,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想想,如果当初在战家老宅他如果动用武力强留他的话,那后果会怎样?

连韩阔海都败在他的手中,自己呢,这个才进入上神阶的下品不久的战家家主能不能与之匹敌呢?

难怪小舞对他已经是一个有妇之夫都不在乎,这样的人才就是把战家最优秀的女孩子排成队列让他挑选都没问题!

萧寒这一昏迷省去了不少的麻烦,当然他人虽然昏迷了,可对外界的一举一动还是非常清楚的,君橙舞主张将他送回齐家大院养伤,但是战小慈却希望将人带回玄门总部。

为此君橙舞跟战小慈还争吵了起来,不过最终战小慈拗不过君橙舞,而且这个时候齐鹰飞确实不能够去玄门总部,因为,比武招亲才完成了一小半,就算是走个形式,接下来的六场比武还是要举行的,这事儿关系到战家的颜面!

不过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个比武招亲其实已经有结果了,就算接下来有人能够胜了君橙舞,可他们能胜过齐鹰飞吗?

只要齐鹰飞想争夺君橙舞,那剩下的六个人当中又有谁有几层胜算呢?

比武招亲不过是一个入选资格,又不是说打赢了就能娶君橙舞,这万一有两个人都赢了呢,难道一女还能嫁二夫,如果没有齐鹰飞,或许招亲大会真的会给君橙舞选一个夫婿,但是现在,就成比武大会了,要是君橙舞九战皆赢的话,那这一次战家的颜面也就算保住了!

不是战家食言,而是你们自己无能,九个大男人,一个都没能打赢君橙舞,还有资格说战家食言不公吗?

齐鹰飞的现身,齐家人自然得到了解救,虽然他们还有些惶惶,但随着齐鹰飞打赢韩阔海的消息传来,齐家人高兴疯了,韩家人则灰溜溜的撤回韩家行馆,估计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该撤回韩家岛了。

三娘无故失踪,君橙舞已经猜到是萧寒搞的鬼,甚至那个韩安国也是他杀的,但是没有任何证据,她也不好说出来,对于这个男人,她是越来越看不透了,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神秘!

从火龙洞那一段难忘的经历,到现在击败韩家老祖宗韩阔海,这个代号“风狼”的男人实在是给了她太多的压力。

能不能呼吸自由的空气,自由自在的生活就全靠他了,君橙舞心中一叹,这样的男人即使在某一段时间平凡,但最终还是会放光的,如果不是自己一意孤行,又怎么会发现如此一个出色的男人就在自己身边呢?

确实,君橙舞把齐鹰飞的名字添上名单,除了怀疑齐鹰飞的身份之外,还有齐鹰飞在接风宴上百般推诿,不愿意接受自己给出的机会有关,本来她就是想确认齐鹰飞是不是风狼,然后在擂台上好好教训他一下,谁知道会演变成现在这副情形,她都有点控制不了了!

她也知道自己的脾气太犟,犟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