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90后男孩收集数千张侵华日军老相片200

2019-03-06 22:06:06

90后男孩收集数千张侵华日军老相片 2000张从未公开

邹德怀近照 证明526化学部队存在的照片 铁岭龙尾山的中国儿童尸体 一名日本兵残忍捧起中国人被砍下的头颅   托在日本的朋友买侵华日军相册   近半年以来,90后小伙儿邹德怀陆续收到来自一海之隔的特殊快递——邹德怀托在日本的朋友搜罗、购买了20余本发黄的相册。其中,包含至少2000张从未公开过的侵华日军照片。   故事得从半年前说起。2015年元旦,抗战胜利70周年到来之际,邹德怀订好去日本的机票,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本科学习“视觉传达”专业的邹德怀,的兴趣却是研究历史,毕业后也选择在传媒行业做历史。这次去日本,“想寻找一些关于日军侵华的史料、物证,尤其是老照片”。   在东京、大阪、神户等地的跳蚤市场和古董店,邹德怀淘到了一些侵华日军的纪念瓷杯和军旗,却始终未能买到老照片。“每次一张嘴、或是通过笔谈的方式表示想买侵华日军相册时,店主就会意识到我可能是中国人,便不愿意把那些重要的物证卖给我,对我保持微笑,但装聋作哑。”邹德怀说,“我感觉,日本人普遍不愿触及、不愿正视那段历史。”   踏上回国的飞机前,邹德怀嘱咐几个在日本学习、工作的朋友,多帮他留意侵华日军的照片。一个月后,朋友来电说,在一家旧书店里发现了一本侵华日军相册,大概上百张照片,“是二战期间在齐齐哈尔拍摄的”。邹德怀马上让朋友拍照给他看。相册中,“关东军化学部”和“第526部队”几个大字赫然在目。   526部队,是鲜为人知的番号,但臭名昭着的日军化学部731部队无人不晓。这个526部队,会不会是另一个731部队?直觉让邹德怀心里一紧,马上托朋友买下这个相册寄回国内。   在查阅大量资料后,邹德怀才发现,这个526化学部队,一直隐藏在历史阴暗的角落中。   证明731部队魔鬼兄弟526部队存在的铁证   中国中央档案馆编纂的《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档案资料选编·细菌战与毒气战》中指出,作为关东军为神秘和残忍的化学部队之一,526部队研究、制造化学武器,不断用俘虏进行毒气试验,并向中国居民区发射毒气弹以观测效果。此外,526部队还向731部队提供化学毒剂和试验器材。   然而,526部队的罪证被长期掩埋,相关详细证据几乎在日本投降前被全部销毁。1991年2月13日,曾在526部队服役的日本老兵若生重作和高桥正治出于忏悔,在日本媒体上首次披露了526部队内幕,给战后历届日本政府不承认侵华日军曾使用化学武器的诡辩以有力驳斥。   但由于相关史料的极端匮乏,在日本,仍然有不少专家否认526部队的存在。邹德怀入手的这本相册,显然意义重大。   “这本相册的拥有者、526部队成员,或许是出于隐蔽目的,未在相册中出现自己的姓名。相册中有120张照片,几乎涵盖了相册主人的一生。”邹德怀说。   值得注意的是,相册主人没有把部队长官或者自己的照片放置在相册页,而是将自己母亲的照片放置于首页。这让邹德怀感触复杂:“如果没有战争,他应该会是个陪伴在母亲身边的孝子。”   在自己的成长照、求学照之后,照片注释显示,相册主人在读大学三年级时被征召入伍。在一幅全家合影中,21岁的相册主人站立在母亲身旁,周围的亲友神色凝重,上面注释着“出征,昭和19年(1944年)3月27日”。在另一张自己与大学同窗的合影旁,相册主人则写道,除了自己,照片中其他6人都应招入伍,并全部在战争中死亡。   1944年,相册主人被调入位于齐齐哈尔的关东军化学部第526部队。相册中有多张他身穿军装、并与其他526部队成员合影的照片,旁边注释写有“关东军化学部第526部队”。虽然相册中并未出现毒气实验的现场照片,但这毕竟是526部队曾经存在的铁证。   半个多世纪以来,526部队的阴魂一直未散。自1950年起,齐齐哈尔地区就陆续发现大量日军遗留的化学武器。2003年8月4日,当地一个小区工地发现4桶毒剂,造成43人伤亡;2004年5月23日,当地昂昂溪区头站村一所地窖中发现52枚毒气弹,其周围更是累计挖掘出269枚毒气弹……   而更多未揭露的真相,让邹德怀追寻历史真相的脚步不能停顿。他不断让朋友从日本寄来侵华日军相册,做着点滴的收集和考证工作。   不放过每一个细节,是为了永远警醒世人   前不久,邹德怀考证完了一本侵华日军相册,相册封面写着几个大字:北满派遣纪念。相册主人是驻扎于东北北部地区(当时被日本称为“北满”)的侵华日军第3师团第34连队成员,相册中有100多张照片,包括许多日本鬼子杀害抗日游击队队员的照片。   邹德怀发现,这本《北满派遣纪念》中,一些照片的注释欲盖弥彰。如,一张照片显示,一大群孩子的尸体被堆在一起,但照片上方的注解却写道:“铁岭龙尾山麓支那人弃子”,意思是在铁岭龙尾山上发现了一堆被中国人丢弃的小孩尸体。“这根本经不起考证和推敲”,邹德怀说,“战乱年代,平民百姓家里活不下去,丢弃一两个孩子或许还能解释;但那有一个村子集中在山里丢弃一堆孩子的?孩子们还都死在了一起?不可能!”   这张孩子尸体照片旁,还有几张日本兵在铁岭杀害抗联战士、普通民众的照片。邹德怀推测:“当时日本兵可能怀疑一些村庄与抗联战士有联系,所以进行了屠杀,并拍照存档。日本军方当时对照片的管控很严,杀害儿童是会被国际谴责的。为了掩人耳目,日方就在那张照片上注明是中国人丢弃的孩子尸体。”   收集的资料越多,邹德怀就越有一种感、使命感。眼下,他正在把自己收集考证的侵华日军资料归纳整理成文,“已经确认会于8月份在易历史频道发布”。   一眼看上去,邹德怀其实并不像是长于“历史考证”的人。他穿着过于宽大随意的T恤短裤,身边的朋友说他“很有艺术天分,能把各种恐龙画得栩栩如生”。然而就是这个非历史科班出身的90后男孩,在考证每一张照片的过程中,都花了大量心思。   前几天,在日本的朋友给他寄来一本日本随军拍摄的相册,里面有近200张照片,其中还有数张从未公开过的、数张南京大屠杀期间日本兵杀害中国人的照片。邹德怀不放过每个细节。   在照片中,一些日本兵以杀中国人为乐,还会“摆拍”屠杀中国人的照片。“通常,举刀杀人的瞬间,快速运动的刀会在照片中呈模糊状态;但一张日本人把刺刀扎进中国人锁骨窝的照片,每一处都非常清晰,说明他是缓慢地把刺刀扎进去的。中国人表情极其痛苦。”   邹德怀还会动员各方力量反复考证照片。如,一张侵华日军照片中,出现了两具双手被反绑的尸体和几颗骷髅头骨。其中一具尸体,身上一半肌肉组织还保存完好,另一半却只剩下森森肋骨。这让邹德怀很困惑。他联系到一位同事的爸爸帮忙鉴定,后者是位具有30年工作经验的法医。经鉴定,这位法医的结论是:死者肋骨上的肉“是被一刀一刀剃掉的”;此外,“被砍掉的头颅如果正常腐烂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变成骷髅,应该是被沸水煮过”。如此残忍,骇人听闻。   邹德怀希望,自己收集的这些证据有朝一日能够被世界所知,让那段不堪回首的黑暗历史永远警醒后人。   “其实,我在日本期间,遇到迷路等问题,总会有日本老百姓施以援手,热心为我带路。”他相信,只要日本政府能够引导民众正视过去,随着国与国、民与民之间交流的加深,中日之间会翻开新的一页。“唯愿战争不再重演,悲剧远离人间。” 蔡梦吟 (来源:中国青年报)

玻璃切割机
钯粉回收
手机捕鱼游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